留学签证申请量暴跌,超7成中国留学生不建议来澳!

称政府把学生当摇钱树

据澳洲《ABC新闻》10月5日报道,奔澳留学生在今年大幅度下降。澳洲内政部数据显示,从今年1月至6月,仅有约72千名留学生向澳洲政府申请留学签证,比去年减少了约40%。

奔澳留学生的数量自今年4月明显减少,并在6月跌至最低点。每年的6月通常为留学签证申请的最高峰,但在今年,澳洲政府仅收到4千份申请,比去年减少了约3万份。

留学生人数的剧减将对澳洲高等教育在经济方面造成巨大的打击。来自维多利亚大学米切尔学院(Victoria University’s Mitchell Institute )的彼得·赫利(Peter Hurley)教授则认为,这种冲击不仅仅限于教育领域,而将扩散到方方面面。

他表示:“国际留学生是澳洲经济的重要推动力,他们不仅向澳洲大学交付学费,更是促进了地方的消费。因此,留学生减少所造成的冲击是全面的。”

据悉,澳洲留学生在2019年创造了376亿澳币(约1.8千亿人民币)的市场价值。然而,米切尔学院的研究显示,如果澳洲继续实施国际封锁政策,将在未来的三年内损失约190亿澳币(约人民币927亿人民币)的利润。

澳洲全国高等教育联盟预计,仅在今年,高等教育领域就因为失去留学生的学费支持,而解雇了约1.2万个工作岗位。

澳洲政府是如何让国际留学生们失去信心的?

剥削、种族歧视和政府的无所作为,让成为被视为留学胜地的澳洲失去了往日的光彩。一份9月的调查表明,在5千名接受访问的留学生中,共59%的留学生表示,自己不会推荐他人到澳洲留学。在接受调查的人群中,分别有76%和69%的中国和尼泊尔留学生表示,不会推荐他人到澳洲留学。

据悉,澳洲的种族歧视问题非常泛滥,约25%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曾遭受过语言种族歧视,其中,超过一半的中国留学生表示自己曾遭受语言歧视。在疫情期间,所有国际留学生和临时移民都无法获得澳洲政府的任何援助,约70%的外籍工作者失去了工作或大幅度减少了工作时长。

悉尼科技大学的副教授劳里·伯格(Laurie Berg)在接受访问时表示,澳洲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四月时所发表的言论,对在澳或试图奔澳的留学生造成了深深的打击。

据悉,莫里森在今年4月曾对留学生喊话称:“如果你们无法在澳洲继续支持下去,方法很简单,回家就好了。”伯格表示,这样的言论引起了留学生对澳洲政府和总理的愤怒。

来自尼泊尔的受访者,素万那·卡然南(Swapna Karanam)

调查显示,约35%的受访留学生表示,他们将在10月花光积蓄,并必须寻求紧急资源以满足基本生活需求。

来自尼泊尔的硕士生,素万那·卡然南(Swapna Karanam)称,在疫情爆发初期,自己就已经失去了兼职工作,自此便一直依靠慈善团体的救济为生。虽然州政府向她伸出了援手,给予了她3千澳币(约1.4万人民币)的援助资金,但这些援助也仅仅能让她支撑到年末。

另一名来自尼泊尔的留学生,阿比舍克·谢维拉(Abhishek Chevella)在接受访问时表示,即使自己能够在疫情期间保留工作,但是减少的收入根本不足够支付房租、账单和日常生活消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他表示,他对澳洲政府的无所作为感到愤怒,因此如果有朋友来询问他是否应该到澳洲留学,他绝对不会向他们推荐澳洲。

留学生都是有钱人?

伯格副教授在接受访问时表示,留学生一直以来都被政府当作摇钱树,却并未收到相应的社会和薪金待遇。这个长久便存在的问题在疫情面前被凸显。他表示:“许多留学生其实意识到他们被当作摇钱树,并且通常在遭遇困难时,在第一时间被抛弃。”

赫利教授则为“留学生都是有钱人”的迷思辟谣。他认为,有些留学生确实有强大的经济能力,但多数都只是普通人,留学生谢维拉则是最佳的例子

谢维拉向尼泊尔银行贷款了5万元澳币(约24万人民币),以支付澳洲昂贵的留学费用。他表示:“尼泊尔的许多升学顾问都向我推荐澳洲,称澳洲的教育比英国更为优秀。”

但事实证明,澳洲提供的教育质量,远远比不上谢维拉所上交的学费。为了还贷,谢维拉在升学期间,曾在5所餐厅兼职,但他所获得薪金却比本地人少了几倍。

即使是疫情肆虐的期间,他也必须每月向银行还贷。回想当初选择澳洲留学,谢维拉在接受访问时表示:“英国向留学生收取的学费,比澳洲不知低了几倍。”

伯格副教授表示,澳洲政府选择不援助留学生的选择,很可能是为了减少疫情期间的政府开销。但是,这绝对是一个“短视”的经济政策,因为它深深地损害了澳洲作为留学胜地的名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回来!

在下面登录您的帐户

创建新帐户!

Fill the forms below to register

重置您的密码

请输入您的用户名或电子邮件地址以重置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