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刑法修正,透出法律的温度

图为2016年10月20日,在福建省未成年犯管教所,服刑的未成年人在艺术课上学习树叶吹奏。(图片来源:中新社资料图)

中国刑法修改工作迈出重要一步。10月13日,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二审稿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最低刑责年龄拟下调至12周岁、奸淫不满10周岁幼女将适用更重刑罚、将“冒名顶替上大学”写入刑法……草案二审稿的一系列新修改引人关注。

有心人不难发现,这些修改紧跟时代步伐,扣住社会热点。2019年10月,大连13岁男童蔡某某残忍杀害10岁女童并抛尸灌木丛。由于蔡某某未满14周岁,未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只被判收容教养三年,引发舆论众怒。加上近年来层出不穷的校园霸凌事件,如何遏制犯罪低龄化,成为社会热议话题。最新的刑法修正案显然“听到”了外界的呼声,在未成年人日益趋于早熟的态势下,拟将最低刑责年龄下调至12周岁,未成年人犯罪的豁免权收窄,那些狂妄地说出“犯罪要趁早”的熊孩子今后恐怕笑不出来了。

刑法此次的另一项重要修改——“冒名顶替上大学”入刑同样是回应社会关切。今年5月,山东冠县农家女陈春秀在高考落榜16年后,发现自己当年被人冒名顶替上大学。在舆论狂潮下,顶替其上学的陈某被注销学籍、取消学位、开除公职。但是在既有法律框架内,陈某所受到的惩罚远远无法弥补陈春秀被“窃取人生”所受到的伤害。如今,“冒名顶替上大学”被写入刑法,作恶者将面临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所有为陈春秀鸣不平的人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

至于奸淫幼女适用更重刑罚,则是中国民间长期以来的呼声。今年7月,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因猥亵幼女一审获刑5年。网民认为判得太轻,殊不知这已经是该罪名下的“顶格”处罚。任你恨的牙痒,也奈何不了他。

民有所呼,法有所应。此次刑法修正充分体现了法律的温度——顺应时代要求,回应民众期盼和社会关切。法律是神圣的、权威的,但也不可避免有其滞后性。刑法不能固守法律的逻辑命题,而必须迎合社会生活的实际需要,不断修改完善,推动法律的网织的更加紧密,更好地保护民众权益,维护公平正义。

德国刑法学家李斯特曾经说过:“立法应将存在于人民中间的法律观,作为有影响的和有价值的因素加以考虑,不得突然实施与这种法律观相决裂。”此次刑法修正应该是对这句话的一次很好的诠释。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来源: 侨报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回来!

在下面登录您的帐户

创建新帐户!

Fill the forms below to register

重置您的密码

请输入您的用户名或电子邮件地址以重置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