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抑郁症患者登机,合理合法也不该少了温情

14日凌晨,有网民在社交媒体爆料,自己与女友两人想要乘坐中国春秋航空航班从山东威海前往江苏南京就医。不料在登机口被工作人员拒绝登机,最终不得不改乘高铁,当事人要求春秋航空道歉,并赔偿损失。当晚,春秋航空发布情况说明,称鉴于工作人员多次安抚旅客,旅客情绪仍无法平复,基于安全因素,春秋航空劝退旅客,办理了机票全退手续。

事件引发了广泛争议。有网民认为,对所有人的安全负责,航空公司的做法可以理解。也有人评论,航空公司的做法有歧视之嫌,抑郁症患者不应被拒绝登机。

微博上多家媒体和个人账户发起了“如何看待此事”的网络调查。令人颇觉意外的是,大部分网民认为出于旅客安全考虑,航空公司的做法并无不妥,责任在于当事人。

2019年12月23日,机身绘有第100架字样的春秋航空A320neo客机亮相上海虹桥机场。至此,春秋航空的机队规模达到100架。这也是中国民营航空首次具备百架机队规模。图为机务人员将飞机牵引至指定桥位。。(图片来源:中新社)

很多人记起,就在不久前的9月23日晚上,中国国航航班上遇到了一起乘客自杀事件,最终该乘客经抢救无效身亡。因为这名乘客,飞机紧急降落长沙,机场及医院为此做出了诸多紧急调整,带来了不可弥补的负面影响,也让航空公司蒙受了巨大损失。

海外有专业航空媒体做过统计,在飞机上发生的急诊案例当中,3.5%都与精神类疾患有关,其中90%以上是密闭空间恐惧引起的相关病例,而抑郁症与空间恐惧具有高度相关性。在此背景下,空乘人员出于谨慎,拒绝一名随时可能抑郁症发作的病患登机,确实看起来无可厚非。何况,据《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规定,传染病患者、精神病患者或健康情况可能危及自身或影响其他旅客安全的旅客承运人不予承运。这意味着,春秋航空的做法并不违法。

然而,这份谨慎是如何被执行的,空乘人员的态度、言语中是否存在歧视,以及未来如何判断患者是否会“危及自身及他人”,才是事后需要讨论的重要问题。有些网民的观点不无道理:“航空公司是有权拒绝行为异常的乘客,但其实你们可以做得更好、更暖心的。”“谨慎点没错,但完全可以在飞行过程中多加照顾,给予关注。抑郁患者本身已经很难,坐个飞机还被拒,那不是更抑郁了吗?”

我们需要知道,抑郁症已经是当今世界的第四大疾病,仅中国的抑郁症患者就有9000多万人,这是各大航空公司乃至全球交通业都需要正视的庞大群体。与其争议此次事件孰是孰非,不如企盼这个“热搜”能成为一个契机,借此呼吁全社会共同关爱抑郁症患者、消除歧视,同时也敦促航空业推出更具有可操作性的制度规定,譬如说,这类患者乘机时应出具哪些证明,如何判断情绪是否稳定,以及工作人员如何用更科学友善的方法与患者沟通等。

尊重生命,杜绝一切安全隐患固然重于泰山,但当所谓隐患也是“生命”的时候,处理办法就需要考虑“人性”,不能“一刀切”。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来源: 侨报网
引用: 陶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回来!

在下面登录您的帐户

创建新帐户!

Fill the forms below to register

重置您的密码

请输入您的用户名或电子邮件地址以重置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