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华裔新冠死亡率第一,超过黑人”:真相究竟是什么?

美国疫情暴发后,华裔却成为了食物链的最底层?

最近,网上流传着不少关于纽约华裔的文章,赚足了国人的同情。

起源是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2月27日的一篇报道。

这篇报道陈述了纽约的华裔的困境,以及纽约所弥漫着的恐慌氛围:

俄国媒体声称,纽约华裔新冠死亡率已经超过了黑人,高居第一!

华裔向来安分守己,经济收入也都不错,怎么会落得如此凄惨境地?

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是确有其事,还是俄罗斯人在危言耸听?

1

温铁军教授曾经有过一个经典论断,“越是资本集中的大城市,风险也就越高”。

如果风险爆发的时刻,政府没有拿出有力的应对措施,那么大城市的居民就要遭殃。

他们要承受巨大的代价。

这次美国纽约的疫情,印证了这一论断。

纽约共有850万人口,是美国最重要的商业城市之一。曼哈顿曾是无数人旅美时的必须打卡的地方。

如今,这里却已经变成了病毒肆虐的炼狱。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由于纽约人口密度极大,居民的防范意识又比较差,新冠病毒传播速度极快。

在这座城市里,一共有约85万人感染新冠病毒!

每10人里,就有1人是新冠患者。

早在去年3月份,纽约感染者数量为5万余人的时候,城市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医院的床位根本不够用、医护人员缺乏最基本的防护装备、市民情绪极度激动……

纽约市长白思豪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选择向联邦政府求援。

然而,美国总统的指令却是,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经过白思豪苦苦哀求,特朗普终于松了口,物资方面可以提供支持,不过纽约得自己掏钱买。

白思豪

推诿扯皮之间,疫情已经迅速蔓延。

2020年3月20日,特朗普宣布纽约已经成为“重大灾区”。

疫情之下,无人幸免。

纽约的商业受到严重打击,失业率上升,“每个纽约人都有认识的人倒下”。

如今,纽约人已经没有了国际大都会的自豪,满脑子想的可能都是如何渡过难关。

纽约人民很惨。

而在俄罗斯媒体的报道中,最惨的是纽约华裔。

2

根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的报道,华裔死亡率已经到了惊人的地步。

在去年3月1日至5月31日纽约市公立医院内感染COVID19患者的数据中,华裔患者的死亡率是35.7%。

这超过了其他族裔的死亡率,甚至比黑人还要高。

这句话并不带有任何种族歧视的色彩,而是客观陈述很多华裔内心的悲愤质问:

“我们怎么会落到如此境地?”

很多阴谋论文章也因此在网上流传:并不是华裔的身体状况天生就比其他种族差,而是华裔在感染新冠之后,全都被故意放弃了。往小处说这是不公平,往大了说这就是种族谋杀!

然而,事实的真相是,俄国媒体的这篇报道其实不太准确。

这些数据,都是疫情初期的情况,而且白人死亡率也同样有33.6%之多。

要说只要是华裔医院就不给医治,那是夸大其词。

但是,阴谋论之所以大行其道,原因只有一个:

种族歧视,从未走远。

美国华裔所面临的困境,没有阴谋论者渲染的那么夸张,但确实是真实存在的。

华裔在医院并不会都被医生“弃疗”,但还是有一部分人运气比较差,会成为种族歧视牺牲品。

在美国,华裔可谓是模范公民。受教育程度普遍较高,埋头工作,积极纳税。

和犯罪率极高的黑人相比,华裔几乎从不给政府添麻烦。

在疫情爆发之后,却还是有一部分华裔比较倒霉,成为了种族主义的牺牲者。

有人打了一个比较形象的比方,描述美国现状:

假如你是家长,家里有三个孩子。一个是你亲生儿子,最受你喜爱;另外一个是从小养大的养子,性格凶狠,你不喜欢他,但是拿他没办法。

还有一个,是长大后投奔过来的干儿子。你也不怎么喜欢,不过他非常温顺听话。

现在爆发危机,必须舍弃掉一个,你选哪个?

亲生的肯定得保住,养子虽然讨厌,但能打会闹会反抗,还是不选了。

柿子还是要挑软的捏。

最好的选择,就是那个听话驯服的干儿子。

对于美国而言,白人就是亲儿子,黑人是养子,而华裔则处于最尴尬的位置。

资源充足的时候,自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但是资源短缺的时候,就能明显看出来远近亲疏各有不同了。

黑人原本也被歧视,但是黑人能够团结起来去闹,甚至用政治正确去压白人。

前不久,一位名叫摩尔的黑人女性因为新冠去世。

摩尔

在去世前,她在网络上控诉,白人医生因为种族歧视,给她治疗的时候非常敷衍。

“如果我是白人,我就不必经历这些。”

摩尔之死,激发了黑人群体的愤怒,黑人们马上抗议示威走起。涉事医院不得不作出道歉。

而华裔被拔管弃疗,却都沉默不语。

这一事实,侧面说明了华裔在美国地位低下的残酷真相:

不敢反抗,就只能任人欺负和抛弃。

即使是最“热爱”美国的华裔,也还是逃不过被抛弃的命运。

河山硕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3

“河山硕”是一个住在美国的华人,真名叫丁建强。

据说他早年间卖掉了上海的房子,不顾一切地移民美国。

河山硕是他在推特上的网名。

在推特上,河山硕是以一个反华分子的形象出现的。他在移民美国之后,有一种“皈依者狂热”,在推特上疯狂攻击中国,赞扬美国。

特朗普上台之后,他成为了特朗普的忠实粉丝,并把“川粉”这个标签写在了推特的自我介绍里。

疫情暴发后,河山硕嬉笑怒骂,各种嘲讽中国。

哪怕他感染了病毒,前往医院治疗,也依然十分“乐观”:

“我因肺炎、咳嗽、发热到洛杉矶最大的医院LAC+USC急诊,病情是高度疑似病毒感染者,所以立刻被送入隔离区,深入到了‘抗疫第一线’,亲眼看到病区次序井然,隔离区的病房也有空余,所以纳闷这么多病例的病人在哪里?”

河山硕看到空余的床位,非常欣喜,他放心了。

这么多床位,医疗资源根本不紧张嘛,都是媒体在危言耸听。

待在隔离病房里,他还不忘嘲讽中国一波。

然而,这是他发出的最后一条推特,他不久后死于新冠肺炎。

真相无比残酷,他永远不会知道了:

他被带到的房间,是放弃治疗病房。

在这里,根本得不到医护人员的救治。

而真正的病房里,床位早就爆满,怎么可能会有空余?

去年12月初,他曾在推特上感慨,为什么特朗普得了新冠肺炎几天就好了,自己得个肺炎很久都没好?

他去世后,这条推特显得格外讽刺。有网友跑到下面评论道:

“唉,一路走好!特朗普有特殊医治,替你惋惜!”

“傻孩子,你连其他肤色的普通人都比不过,怎么能和美国总统相比?”

“也许,这就是人生吧!”

4

一场疫情,让人们看清了真相,种族歧视在美国从未远去。

这种歧视,并不是通过个人的奋斗就可以消除的。

美国哈佛大学教授亨廷顿在世界享有盛誉,他的最后一部书《谁是美国人》里写得很清楚,他认为外来移民动摇了美国的建国基础。

亨廷顿

美国的基本盘,应该是盎格鲁撒克逊白人。

他还提出,新教文化是维持美国国家特性的关键。

白人,基督教,这其实是欧美国家共同的特性。

就连原本与西方格格不入的苏联,在解体之后,西方也慷慨伸出了橄榄枝,表示俄罗斯还是西方大家庭中的一员。

为什么?因为俄罗斯是白人主导的东正教(基督教的分支)国家。

亨廷顿作为一名学者,说话比较委婉。

用大白话说就是,要搞清楚谁是自己人,谁是外人。

外来的种族和文化,在白人看来是对自身文化的入侵。

特朗普所推行的许多激进政策,是这种思想的外在表现。

中国最近流行一个词,叫做“内卷”。

然而在美国,你拼尽全力去奋斗,好不容易赢得了“内卷”的胜利。最后却发现疫情来临的时候,连命都保不住。

所有的原罪,仅仅是因为你是个肤色不同的外人。

即使已经入了籍,也难以打破这种隔阂。

根据数据统计,平均每1925名亚裔中,至少一人死于新冠肺炎。

纽约华裔的死亡率很高,有些人遭受到不公正待遇。然而,他们却还是沉默着。

弱肉强食,按闹分配,已经成了美国社会的残酷法则。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文/顾景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回来!

在下面登录您的帐户

创建新帐户!

Fill the forms below to register

重置您的密码

请输入您的用户名或电子邮件地址以重置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