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多起敏感案件 维权律师执照恐被吊销

近期代理多起敏感案件的中国维权律师卢思位4日收到律师证恐被吊销的消息。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认为,这个消息显示中国正在加速打压维权律师。

中国维权律师卢思位近期代理了不少敏感案件,其中包含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中国诗人王藏与12港人的案件。

过去一年多来代理多起敏感案件的中国维权律师卢思位4日传出收到四川省司法厅的通知书,告知卢思位他的律师证恐被吊销。根据德国之声收到的《四川省司法厅行政处罚案件当事人听证权利告知书》副本,四川省司法厅指控卢思位律师多次在互联网上发表不当言论,且“时间跨度长,发文数量多”,严重损害了律师行业形象与“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所以四川省司法厅考虑以吊销他的律师证作为行政处罚。

卢思位律师告诉德国之声,他是在律师所的行政助理将通知书拍照传给他后才得知消息。他说自己计画与司法厅联系,搞清楚整个控诉的内容,但他认为,该通知可能与他参与“12港人”的案件有关。根据该通知书的内容,卢思位律师必须在收到通知书后的三天内向四川省司法厅提出举行听证会的要求。

通知书上写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丶第三十二条丶四十二条和《司法行政机关处罚程序规定》第十五条之规定,你有陈述与申辩的权利,也有要求听证的权利。”

许艳:中国加速打压维权律师

卢思位律师近期代理的案件包含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丶中国诗人王藏与“12港人”等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虽然卢思位被吊销律师执照是预料中的事,但她认为这个消息显示中国政府持续打压人权律师,而且打压的速度比以往还更快。

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虽然卢思位被吊销律师执政是预料中的事,但她认为这个消息显示中国政府持续打压人权律师,而且打压的速度比以往还更快。

许艳说:“身为余文生律师的二审代理律师,我印象中的卢律师一直在法律范围内去争取法律权益。四川省司法厅决定吊销卢思位律师执照一事,已强烈威胁了一个律师在中国依法履行职责的权利。”

许艳告诉德国之声,虽然四川省司法厅在通知书上提到卢思位能在三天内向该厅提出举行听证会的请求,但是根据余文生本人及其他维权律师过往的经验,当司法厅告知当事人他们考虑吊销律师的执照时,往往就代表他们一定会这麽做。她说:“从过往的案例都可以肯定,只要司法厅发出考虑吊销执照的通知,即便他们在通知书上说三天内可以要求举办听证,但是他们百分之百会吊销律师的律师证。”

许艳坦言,卢思位恐失去律师执政一事,也会给余文生案带来冲击。原本卢思位预计为余文生案做出后续的申诉或法律协助,但在失去律师证后,卢思位便无法继续执行这些法律行动。此外,许艳认为卢思位被吊销律师执照一事,可能在中国的维权律师界制造“寒蝉效应”。

她告诉德国之声:“四川省司法厅的这个决定对其他人权律师代理案件,会造成心理上的打击。而对卢思位律师来说,这也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当一个律师失去律师证时,他未来的职业如何发展会面临很多问题。”

面对中国政府加剧对维权律师的打压,许艳强调,代理律师或是被告家属往往是依照中国现有的法律,向司法机关主张其受法律保障的权利。然而,她说以余文生的案件为例,中国的司法机关常常在“没有理或法”的情况下,直接抛弃法律程序。

她说:“在余文生案的二审中,江苏省高院在没有辩护律师辩护词且辩护律师未完成阅卷的情况下,便做出判决。此举不仅对当事人丶家属与辩护律师来说都不公平,对中国的公权力也是一种损害,因为这等于是中国政府的公信力在下降。”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来源: DW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回来!

在下面登录您的帐户

创建新帐户!

Fill the forms below to register

重置您的密码

请输入您的用户名或电子邮件地址以重置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