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操控下的微信一家独大

中国广州腾讯办公楼前的微信吉祥物。(2017年5月9日)

中国集通信、社交和移动支付等诸多功能为一体的手机应用微信(英文品牌WeChat)因其受中国共产党当局的任意操控在中国国内外一直受到广泛的诟病,并且也成为美国特朗普政府以保护国家安全为理由力图取缔的对象。在美国行政当局和微信在美国的用户仍在为行政当局在取缔微信进行法律斗争之际,因得到中共当局支持而处于垄断地位的微信给个人自由和社会以及国际社会带来的巨大风险也持续受到关注。

悬而未决与清晰明瞭

2020年12月23日,特朗普政府要求设在旧金山的北加利福尼亚州地区法院驳回美国的微信用户对特朗普总统8月宣布的限制美国国内微信应用的行政令的法律挑战。特朗普总统以中国政府能够通过微信获取用户数据从而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为由下令限制微信应用,微信在美国的用户随即以总统行政令侵害他们的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所保障的表达自由和宗教自由为理由对该行政令提出法律挑战。美国法院阻止了该行政令的执行。

特朗普总统的行政令限制并实际上取缔微信在美国的应用是否违反美国宪法?在宪法保障的基本自由和国家安全发生冲突的情况下,应当如何权衡利弊从而使美国能够最大限度地保障基本自由和国家安全?美国总统是否有权以国家安全为理由发布这样的限制/取缔令?这些问题在美国目前都是悬而未决的问题,有待于美国法院进行进一步的听证、审理和判决。相关的法院已经安排2021年1月就此进行听证。

与此同时,微信在中国的广泛应用加上中国缺乏保护公民隐私权的法律法规使中国公民所面临的风险和危险也受到越来越多的注意。

中国法律人浦志强表示,中国公民的个人隐私随着疫情的流行以空前的规模被暴露,现在出行乘车、进入哪个机关办事,出入某个居民楼都要出示健康码,很多地方还要人脸识别,这虽然有公共安全方面的必要性,但是否有必要扩张到这样的无孔不入的程度,哪些是必须要获得的公民隐私资讯,在这方面似乎没有什么法律法规可依,似乎任何人都可以来检查你。

在浦志强看来,微信或中国的互联网的一个特别突出的问题或风险是中国的法治不健全,因言治罪的事情时常发生。他说:“在微信或网络上,有很多人说到了某些似乎在某一个时间点上相对比较敏感的话题,或者批评了某个地方政府某些工作人员的某种不得体的措施,他们就有可能面临刑事指控,或者是最终被判决有罪。这种情况都发生过。”

浦志强还表示,在一个现代的法治国家,根本就不会有所谓的敏感之说。一个人的言行只要用合法不合法来判断就够了;所谓的敏感是一个宽泛模糊、可以被当局任意操控的概念或标准。

中国法律学者、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兼任教授滕彪说,现在人们已经越来越清楚地看出中共当局所推行的那种高科技极权主义超越了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在其名著《1984》中描写的那种老大哥对社会大众进行无孔不入的控制。在现行的中共一党独裁制度下,公民几乎没有隐私可言,这种局面对社会危害极大。

滕彪说:“微信成为高科技监控体系的一个重要一环,因为绝大多数中国网民,或者说几乎所有的网民都有微信,并且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微信,这样的全面的监控就使民间的自由思想的传播,尤其是民间的社会运动的组织和联络变得越来越困难,几乎不可能。”

微信用户的经验谈

从微信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就有很多人担心微信可能成为中共当局以超越法律的方式监控和利用用户个人信息的工具。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的这种担心越来越强烈。

中国法律人谢燕益的说法是:“一两句话讲就是,你的所有的隐私,包括你的财产,包括你的个人私生活,你的一切行踪,甚至你的一切行为习惯,你的所有个人信息通讯都在所谓的微信监控当中。”

谢燕益进一步解释说,这种全面的个人隐私暴露就等于把自己完全不设防地暴露给他人,这些个人隐私信息也暴露出你的个性弱点,这种局面意味着重大的风险,意味着从财产到安全,到你的个人尊严都暴露于风险、危险之中,意味着你的命运,你的一切都被他人掌握。那些掌控你个人信息的人用这种信息会干什么,谁也不清楚,后果不堪设想,也无法想象。

美国《华尔街日报》12月22日发表报道,标题是,“微信在中国成为无所不在的强大监视工具”。该报道指出,中共当局可以利用微信来监控用户的行踪和言论,对用户实施惩罚,惩罚措施包括任意销号,导致用户声誉受损,因为被销号用户的朋友圈的人会以为该用户是一个有麻烦的人。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但在谢燕益看来,微信动辄就对用户实施销号处罚的做法所造成的损害远远不止这些。他说:“无论是从个体还是从社会来说,它的危害是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的。我们可以简单地说。从个人来讲,在信息化的社会环境中你在微信中的存在就相当于你的生命,是你的电子生命,虚拟生命。你的几乎一切所谓社会生活,你个工作,你的家庭,包括家庭生活,你与个人和群体的互动关系都在这上面。这也包括我们刚才讲的,你的财产,你的金融,你的消费,你的旅行,你的言论,你的呼救,你的安全都在上面。这当然也包括你的信誉。”

谢燕益接着以他的个人经历进一步说明。他说:“比如我本人的微信就被违法地封号、禁言、删除不止一次两次十次,甚至几百次。我微信号从QQ(推出微信的公司腾讯的另一款即时通信软件)开始就不知道多少个了。这无异于它对你判处死刑。你一个现代人,你在信息条件下,刚才我们说了微信有这么功能,这无异于对你的一种摧毁,一种毁灭。”

从信息自由流通对社会发展和社会大众的福祉的角度来看,谢燕益认为在中国一家独大、在可见的将来还难以看到替代品的微信肆意封杀用户和社会大众的发言权,封堵他们的信息获取,对整个社会还有更大的危害。

谢燕益说:“言论自由和获取信息权利这可以说是第一权利,第一自由。如果在这方面做得好,尤其是在公共领域的公开和透明度,在避免天灾人祸,在促进社会的良性循环和发展方面,它是裨益无穷的。反之,如果获取信息的权利被任意侵夺、阉割,那对社会的伤害就是灾难性的,可以说是万劫不复的灾难。”

谢燕益在这里所说的信息自由流通对避免天灾人祸至关重要的说法显然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印度裔经济学家阿马蒂亚·森的观点遥相呼应。

阿马蒂亚·森说:“人类饥荒史的一个重要事实是,没有一次大饥荒是发生在有民主政府和出版自由的国家。饥荒发生在古代的王国,发生在当代的专制社会,发生在原始部落,发生在现代技术官僚独裁的国家,发生在帝国主义统治的殖民地经济,发生在专制统治或一党专制的新兴独立国家。但是,在那些独立的,实行定期选举的,有反对党发出批评声音的,允许报纸自由报导的和能够对政府决策的正确性提出质疑的,没有实行书报出版检查的国家,从来没有一个发生过饥荒。”

中国国内也有许多学者指出,中国在1950年代末和1960年代初饿死数以百万计、千万计的人造大饥荒之所以能发生,一个必要的条件就是言论出版自由的阙如和信息获取通道的被封锁,媒体被中共当局全面控制使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政权可以不受批评,可以有权任性,为所欲为,一意孤行,饿死的人只是无声无息地死去。

中共信息操控祸及全世界

中共政权对国内舆论和民众信息交流的控制通常被其他国家认为是中国特色,中国内政,虽然令人遗憾,但与国际社会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然而,随着经济全球化的进展,中共实行的舆论和信息操控做法对国际社会的直接影响以至今难以看到尽头的全球性大灾难即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大流行的方式凸显出来。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如今传遍包括南极洲在内的世界各大洲。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每日全球疫情动态报告说,截至2021元旦美国东部时间中午时分,全世界确诊感染病例接近八千三百七十二万,死于疫情的接近一百八十二万三千多人。

疫情发生以来,世界各国分别采取的应对措施的公平性和有效性引起种种争议,但许多国家都认为中共的信息封锁导致本应当是中国的一个地方性公共卫生危机发展为世界性大灾难。包括中国的盟国伊朗在内的许多国家公开指责中共当局在疫情发生之初封锁消息,导致成千上万的中国人不知情并因此而中招;在疫情掩盖不住之后,中共当局又竭力淡化疫情,甚至为此激烈抨击美国限制跟中国的民航交通。伊朗卫生部发言人数次公开抱怨说,中国当局的这种做法是跟全世界玩了一个令人痛苦的恶作剧。

在掩盖疫情从而导致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炸式增长并由武汉一地扩散到全中国和全世界的过程中,微信及其无孔不入的私人信息监控扮演了一个突出的角色。去年12月,武汉医生李文亮在自己的私人微信朋友圈中与另外7个医生朋友分享了有关正在迅速发展的疫情的信息并提请他们注意自己和家人的安全。

李文亮及其医生同事为此受到中国公安部门的训诫,使他们受训诫的罪名是传播有关疫情的谣言。中共控制下的中国中央电视台在2020年元旦反复播发8人传播疫情谣言被传唤的所谓新闻。中共的信息封锁、舆论导向辅以公安部门的大棒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中国医务人员在中国央视大张旗鼓地反复播发8人传播疫情谣言被传唤的所谓新闻之后无人再敢谈疫情。

中国的疫情借着中共的信息封锁、舆论导向和暴力威胁获得大发展,最终大爆发,最终导致中共当局不得不祭出人类历史上规模空前的封城措施。随后李文亮死于疫情即中国官方所说的谣言,中国的疫情与此同时扩散到世界各国。

微信与美国政治的纠葛

2020年8月,美国总统特朗普以保障国家安全为理由下行政令,力图在美国大力限制乃至禁止微信应用。微信由此跟美国政治正式有了纠葛。目前还在持续中的纠葛有待于美国法院做出裁决。

与此同时,随着美国的总统大选的来临、结束和结束之后有关大选是否有大规模舞弊的争议的展开和持续,微信跟美国政治的纠葛又有了新的表现,其主要表现是微信上形形色色的有关大选的阴谋论大量流行,关于大选出现大规模舞弊的传闻大量流行,尽管美国各级法院和美国司法部长巴尔否认大规模选举舞弊之说。

截至目前,特朗普及其团队向包括美国最高法院在内的各级法院提出的有关总统大选大规模舞弊的几十件诉讼都被驳回。法院驳回那些诉讼的主要是理由是,诉讼原告未能出示令人信服的证据。

在这种情况下,微信上传出一种似乎是讽刺的说法:“所谓的大选舞弊没有一个得到法院的认可。究其原因,在于川普(特朗普)及其律师团队不懂中文,微信上堆积如山的大选舞弊的证据,他们竟然一个也没看到。想想政权就这么被颠覆,真是可惜啊。”

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兼任教授滕彪对中国当局控制下的微信大量传播有关美国大选阴谋论的评论是:“那些(有关美国大选的)阴谋论、假信息、谣言也在微信上大行其道。中国政府在技术上完全可以控制、删除这些假信息和谣言,就像它可以控制批评政府的言论一样。但是,(微信上的)谣言可以达到如此之大的规模,产生如此之大的影响,这也说明中共是在故意的放任这些谣言的流行和蔓延。”

滕彪接着说,不少中国国内的一些著名学者现在还相信1月20日之后,特朗普还会继续是总统,这种局面非常可笑也可悲。

微信垄断地位之未来

尽管微信的种种弊端乃至劣迹早已经十分明显,但滕彪认为微信在中共一党独裁体制下获取的垄断地位在可见的将来不会明显的变化。他说,微信应用广泛,既是信息发布平台,也在线支付平台,现在还加上了健康码应用;即使用户的通信可以转用其他平台,微信的在线支付之类的功能还是无法转移到别家;就在美国的华人用户而言,他们可以放弃微信,但国内的亲人,老人无法放弃,因为他们不会用别的。

中国法律人谢燕益则表示,微信在短期内难以取代,但长远来看它会因为其垄断地位和肆无忌惮的作恶而衰亡,就跟独裁政权一样。谢燕益补充说,他说这话不是特指哪个政权或国家,而是指人类的历史普遍规律。他举例说,在这方面百度也是一个好例子,它虽然起步跟谷歌相比不算太晚,也一度很风光,但它利用其垄断地位卖假药,卖假广告,使自己名声扫地。

来源: VOA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回来!

在下面登录您的帐户

创建新帐户!

Fill the forms below to register

重置您的密码

请输入您的用户名或电子邮件地址以重置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