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斡旋下海湾危机解除!沙特同卡塔尔重开边境

持续了3年半的海湾危机终于在新年开端出现重大转折。4日,美国政府一名高层官员告诉路透社,卡塔尔与沙特阿拉伯等4个阿拉伯国家3年多来的纷争已有突破,化解嫌隙的一项协定5日将在沙特签署。当天,科威特外交大臣艾哈迈德·纳赛尔·穆罕默德·萨巴赫也宣布,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从当晚开始相互开放陆海空边境。当晚,卡塔尔国家通讯社证实,卡塔尔国家元首埃米尔塔米姆将在5日率代表团参加在沙特乌拉举行的第41届海合会领导人峰会。

FILE PHOTO: Foreign ministers of the Gulf Cooperation Council (GCC) arrive, ahead of an annual leaders summit in Riyadh, Saudi Arabia, December 9, 2019. Saudi Press Agency/Handout via REUTERS ATTENTION EDITORS – THIS PICTURE WAS PROVIDED BY A THIRD PARTY./File Photo

2019年12月9日,在沙特阿拉伯利雅得举行的年度领导人峰会之前,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GCC)成员外长抵达。(图片来源:沙特通讯社/路透社)

4日一天,海湾各国纷纷释出积极信号

综合新华社、大陆央视客户端报道,4日当晚的早些时候,艾哈迈德在结束对卡塔尔的访问返回科威特后在科威特电视台发表声明说,科威特埃米尔(国家元首)纳瓦夫当天分别与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和沙特王储穆罕默德通电话,在纳瓦夫建议下,沙特和卡塔尔同意从4日晚开始相互开放陆海空边境。

艾哈迈德说,纳瓦夫对将于5日在沙特召开的第41届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海合会,Gulf Cooperation Council,简称GCC)首脑会议充满信心,认为这将是一次增强凝聚力的“和解峰会”,有助于解决相关问题。

中央社援引独立新闻媒体“中东之眼”(Middle East Eye)消息称,艾哈迈德转达了科威特国王对波斯湾各国领袖和埃及的祝贺之意,强调各国领导人都致力于让5日的GCC峰会得以展现团结、让事态回复正常,并且确保“合作与团结”。

有分析指出,艾哈迈德于海合会5日召开高峰会前一天宣布上述突破,预料峰会将对这场长达3年多的危机达成更广泛解决之道。

果然,艾哈迈德发表声明后,卡塔尔便宣布埃米尔塔米姆将率团参加5日在沙特举行的峰会。

塔米姆2020年12月30日收到来自沙特国王萨勒曼的信件,萨勒曼在信中邀请塔米姆出席第41届海合会首脑会议。萨勒曼2019年12月曾邀请塔米姆出席第40届海合会首脑会议,但塔米姆并未前往,而是委派时任卡塔尔首相兼内政大臣阿卜杜拉代替自己出席会议。

沙特国家通讯社4日晚援引王储穆罕默德的表态称,即将召开的海合会峰会将会是“团结”的峰会,相关各方将会在峰会上统一立场,为实现共同繁荣和福祉团结一致,并合作应对地区内的挑战。王储表示,期待海合会国家实现长久的安全与稳定,他同时强调,沙特的外交政策一直以来是以实现海合会国家和阿拉伯国家的“最高利益”为基础,并愿意为实现安全和稳定以及各国人民的福祉而付出最大努力。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沙特王储近期首次就海合会国家关系问题作出公开表态。

成立于1981年的海合会由沙特、巴林、阿联酋、卡塔尔、阿曼和科威特六国组成,总部设在沙特首都利雅得,是海湾地区最重要的政治、经济和安全合作组织。

2017年6月5日,沙特、阿联酋、巴林和埃及以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和“破坏地区安全”为由,宣布与卡塔尔断交,并对其实施外交、贸易制裁,并对其实施陆、海、空封锁。虽然多哈当局一再否认指控,强调断交之举毫无正当理由,但仍又有多国宣布与卡塔尔断交。

此外,沙特为首的海湾国家集团在这场海湾危机中曾要求卡塔尔关闭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关闭土耳其在多哈的军事基地,并降级与伊朗外交关系,均遭到拒绝。多哈当局认为利雅得的要求意在进行施压,使卡塔尔放弃国家主权和决策权。

而这场断交危机使得卡塔尔与伊朗关系加深。有报道指出,断交风波发生一年后,伊朗对卡塔尔的出口增加了5倍,预计到2022年将增加15倍。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3年半以来,海合会内部合作机制陷入半瘫痪状态。纵使科威特一直在卡塔尔和4个阿拉伯国家之间斡旋,国际社会也曾多次调停,但都收效甚微,这一断交风波至今没有平息。

沙特阿拉伯国王萨勒曼。(图片来源:新华社)

特朗普卸任前,美国外交再下一城

从外部看,美国是此轮斡旋的重要推手。

总统特朗普距离卸任仅剩两周,在相关方释放积极信号前的上个月,特朗普刚派女婿、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赴沙特和卡塔尔为华府盟友间的这场风波寻求解套。《华尔街日报》当时称,库什纳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游说沙特和卡塔尔解决断交危机。科威特方面和沙特方面在之前的声明和讲话中也分别对美方表示了感谢。本文开头提到的不愿具名的美国官员告诉4日也路透社:“对于海合会各国的嫌隙,我们已获致突破。”

这是美国所寻求一连串中东协议的最新一项,而这些协议的目的在于建立反伊朗联合阵线,包括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达成的协议。

据这位美国官员透露:“5日,海合会成员加上埃及领袖将会一起签署协议,结束封锁,卡塔尔则不会再进行(与封锁有关的)诉讼。”

多年来,卡塔尔与美国关系密切,境内有美军在中东最大的军事基地。除了与卡塔尔交好外,美国有何别的原因要出面帮忙?科威特大学政治和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马纳等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希望在卸任前通过解决海湾危机为自己获得政治利益,同时达到遏制伊朗、帮助以色列的目的。

与卡塔尔关系密切的土耳其4日晚间也赞许了对卡塔尔解除封锁之举。土耳其外交部在声明中指出:“土耳其欢迎波斯湾危机得以解决,感谢科威特和其他国际调人致力解决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之间的此一危机。”

当然,美国在此次缓和危机的进程中功不可没,但新华社也指出,从内部看,新冠疫情造成海湾国家经济困难,外部环境稳定和地区合作的重要性凸显。矛盾双方之间原本贸易往来密切,但断交对双方贸易产生了巨大冲击,其负面影响在疫情之下显得更为严重,这促使双方缓和关系。

卡塔尔多哈瓦吉夫老市场。(图片来源:中新社资料图)

危机一朝破解?恐也不可能

5日协议签署后,海湾国家将会走向怎样的未来?

北京国际在线去年12月30日发文指出,即使卡塔尔与沙特等国签署和解协议,双方的深层矛盾也不会在一夕之间化解。就卡塔尔而言,3年多的制裁和封锁都没能让其屈服,危机结束后,其势必继续坚持国家独立性和外交多元化,在国家发展和外交事务上不会轻易听从于沙特,大概率将保持与伊朗的友好关系。

去年12月,新华社发文指出,沙特等4国曾向卡塔尔提出13点要求作为结束断交的条件,包括卡塔尔撤回驻伊朗外交人员、终止所有与伊朗的军事合作等。卡塔尔此前并未同意,此次会否让步还不好说。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范鸿达也认为,卡塔尔国家虽小,但格局很大,在国家发展和外交事务上不愿听命于海合会“老大哥”沙特,这对双方而言将是一个长期矛盾。

而沙特与伊朗的对立恐怕也将长期存在。2020年以来,在特朗普政府的谋划和推动下,越来越多的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缓和关系,中东地区的主要矛盾已从“阿以冲突”逐渐向“阿以联合对抗伊朗”转变,中东以“亲伊朗、反伊朗”为标准划分的阵营日趋分明,而在“反伊朗”阵营中,沙特已然成为旗手。未来,中东国家将越来越难以超脱于沙特与伊朗间的对立,各国面临日益增大的“选边站”压力。

此外,埃及、巴林可能因卡塔尔支持穆斯林兄弟会而反对和解;阿联酋因地缘经济竞争的考量以及在利比亚等问题上与卡塔尔的分歧,或对和解持消极态度。

另一方面,危机持续的三年间,卡塔尔与沙特等国民间的对立情绪越发严重,昔日的兄弟情谊变成了怨恨和猜忌。伤痕的愈合需要时间,破镜能否重圆也有待观察。卡塔尔外交大臣穆罕默德日前表示,即使危机解决了,“我们仍需要时间从争端期间发生的一切中恢复过来”。(完)

 

来源: 侨报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回来!

在下面登录您的帐户

创建新帐户!

Fill the forms below to register

重置您的密码

请输入您的用户名或电子邮件地址以重置密码。